中国的中小俱乐部,究竟该如何生存?

最近有几条新闻引起了球迷的关注:一条是北京人和被曝出长期欠薪;一条是陕西长安竞技表示俱乐部遇到了一些经济困难;一条是新疆天山雪豹宣布实施降薪方案。

虽然以上的问题和疫情都多多少少有一些关系,但我们明确地注意到,出现问题的多是中小俱乐部。恒大、国安、上港这样的俱乐部,不会被曝出这样的新闻。

我们放眼欧洲足坛,百年俱乐部比比皆是。他们不可能每一家都是豪门,大多数其实都是中小俱乐部。可为什么欧洲足球的中小俱乐部就能生存百年之久,而中国的中小俱乐部生存起来却这么困难?

中小俱乐部,不应掺和中国足球过热的市场

中国足球的市场呈现着一片过热的现象,而且这种热度仅仅存在于上层,不存在于根基。更可怕的是,底层的俱乐部,如果一不小心来到了中国足球的上层,他也就不得不加入这个过热的市场。

保定容大的悲剧,就是小俱乐部走上更高平台后无法承担更大投入而导致的结果。当他们用一次奇迹般的胜利打进中甲联赛后,俱乐部加大投入,给球员大幅涨薪,为了保级又引进了许多内外援,结果一年之后重新降级中乙,俱乐部的经济情况也随之一落千丈,导致欠薪而无法准入。这就是杀鸡取卵的后果。

一支队伍在升级之后,球员需要涨薪,是理所应当的;但在对具体球员薪资的涨幅上,国内俱乐部在签署合同时应当更加细化。

例如,如果一支队伍赛季结束后获得了升级资格,是通过成绩升级的?还是通过递补升级的?这两种升级方式,涨薪的幅度不应该一致。此外,球员们在队伍升级过程中有多少具体的贡献,例如打了多少分钟比赛,出场多少次,有多少关键的表现,也应该根据不同情况进行阶梯式的合理涨薪。

此外,合同中也应规定:在降级之后,队伍中每个人的薪水也应该按比例下降。这一方面激励了队员为保级而战,另一方面也为俱乐部留下了后路:即使降级,也不用继续承担上个赛季那种级别的投入,降级的同时意味着恢复了此前的低投入。

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的事。陕西队球员王尔卓曾经在一次直播中被球迷问起冲超的事情。王尔卓表示:“冲超不是我们这样的俱乐部现在要去考虑的。”这样的表态,并不意味着球员和俱乐部没有追求。这是找准定位的明智策略,在每个阶段,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做相应的事情。毕竟陕西2016年还是业余俱乐部,2019年就已经成了中甲俱乐部,升级速度已经够快了。学会跑之前,一定要先学会走路。承认、接受自己是小俱乐部的事实,对俱乐部的生存是非常关键的。

升级和降级,都是应当发生的足球规律

保定容大在冲上中甲之后,为什么要孤注一掷,追求保级?我们知道,容大本身在河北省算不上一家很大的企业,之所以这么舍得投入,很多分析都认为,是为了留在中甲后,能和当地政府交换更多的利益和支持。一旦保级失败,就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是用俱乐部的命运在赌博。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把目光投向英甲联赛——英格兰的第三级别联赛。本赛季的英甲联赛里,朴茨茅斯曾拿过足总杯的冠军,桑德兰、布莱克浦、博尔顿都在近年征战过英超联赛。

曾在顶级联赛里对抗曼联、切尔西,风风光光的他们,如今降了两级,沦落到英甲,这其实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们有的是财政出了问题,有的是管理出了问题。但在许多中国球迷眼中,把降级看作是天大的事情。

有一句话:“曾经沧海难为水”。看惯了中超的球迷,或许不能接受自己的主队征战低级别的联赛。主队降级后,升不回去就不行,升不回去就一定是管理层无能、球员怕失业、未来没希望了。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升级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有那个实力、有那个财力的时候,俱乐部自然会升上去。实力、财力和管理不到位,就算侥幸上去,也会出现诸多的问题,会影响到俱乐部的生存。为什么近年来低级别联赛屡屡有队伍解散?递补过多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本没有升级的能力,强行升一级,问题一定会出现。

实际上,对于一家俱乐部来说,升升降降,意味的是俱乐部投入的大或者小。经济能力强的时候,就踢高级别比赛;经济能力弱的时候,就降到低级别联赛,这是足球的规律,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球迷应当从根本上转变观念,并非每个俱乐部都能像恒大、上港、国安一样,年年竞逐于中超、亚冠的赛场。

每个球迷,都希望自己的主队可以成为豪门。但中国足坛的现实,决定了首要的是生存和延续。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多少人喊过“百年俱乐部”的口号,但实际上能坚持到15年以上的,都没有几家。百年的前提,是要活下去。降不降级,其实真不是多大的事。只要能活着,即使降级了,球不也照样看?

陕西队把头号射手奥斯卡卖给石家庄永昌的时候,一些球迷表达了不满,说这样一来会影响到球队的成绩。但如果真心支持陕西俱乐部的球迷应该为此鼓掌,奥斯卡卖得好。这才是中小俱乐部为求生存的正常操作。在生存面前,成绩是第二位的。

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就找准了小俱乐部的定位:他们有新疆宋庆龄足校作为人才输送的后盾,可以在每年出售球员之后源源不断地补充新鲜血液。在购买外援时,只选择便宜的外援。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依然在疫情期间成为了第一个实施减薪计划的中国职业俱乐部。德国转会市场网站中国区管理员朱艺称赞,新疆是中国足坛“最正常的俱乐部”。这个评价是公允的,新疆做的事情,其实是符合足球规律的。

球迷应当在俱乐部的生存问题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陕西长安竞技俱乐部表示自己遇到经济困难的时候,许多球迷惊叹:陕西这样举国闻名的金牌球市,俱乐部也会遇到生存问题?

这正是中国足球的一种扭曲现象:球迷的多少,无法决定俱乐部的收入和生存。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的限制和利益相关者的因素,中国无法建立像欧洲那样的会员制俱乐部,球迷无法成为俱乐部经营工作中真正的一部分。球迷的热情,或许会对俱乐部在品牌的建立和招商上有一定程度的帮助,但不能改变俱乐部的根本面貌。

中国足球俱乐部的根本面貌只能通过什么改变?很不幸的是,只能通过投资人本身的经济实力来改变。广州队由广药投资,还是由恒大投资,是完全不一样的。大连队由阿尔滨、一方投资,还是由万达投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具体到陕西的问题上,问题也非常明白了:陕西队投资人许宏涛没有实体经济做支撑,每年都是以拉赞助的形式维持队伍的生存。陕西本地也没有有实力的大企业可以慷慨解囊,毕竟西安也不是北上广深,能有那么多的资本。

提到对足球的投资,我们也应该明白一件事:投资职业足球的大部分大企业,他的首要目的绝不是出于热爱这项运动,而是出于广告效应和利益交换。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中国足球缺乏文化和传承。

许宏涛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继续探索商业模式,在西安开设陕西长安竞技俱乐部的实体店。无论这个想法是否能最终成功,也是一个好的尝试。中小俱乐部也应该像大俱乐部一样,把球迷经济做起来,让球迷在俱乐部的生存问题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这对足球文化的培养也是很关键的一步。

政策对小俱乐部应该有保护措施

中国足球应该建立健康的金字塔模式,基层足球和小俱乐部生存得好,才能让塔尖更牢固。但目前小俱乐部遇到了许多自身无法解决的困难,这需要政策上对他们进行一些保护。

首先,一个最简单的保护措施,就是不要在青训准入问题上给小俱乐部太大的压力。财力雄厚的大俱乐部,应当承担起青训的大部分工作。小俱乐部受自身财力限制,不可能建立完善的梯队体系,如果强行要求,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滥竽充数,对中国足球的未来起不到任何帮助,还白白浪费了小俱乐部本就不多的经济资源,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真正合理的做法,是鼓励小俱乐部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一步步完善后备力量。

此外,小俱乐部不愿走培养道路的原因,就是从中无法获得经济利益。中国足球的球探体系缺乏,小俱乐部培养的球员很难获得大俱乐部的关注。另外,青训补偿、联合机制补偿的落实,在中国足坛做得并不好,辛辛苦苦培养的球员,很有可能转身就去了大俱乐部,而培养他的俱乐部只能讨饭般地要钱,最终只拿到几个聊以充饥的铜板。

只有让基层足球和小俱乐部挣到钱,中国足球才有未来。小俱乐部有了钱,才能更有动力和能力去完善自己的青训体系,从而以更多的人才反哺大俱乐部,而大俱乐部再以资金反哺小俱乐部,这将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综上,对小俱乐部的保护措施总结起来主要有二:第一,降低一些过于严苛的准入标准,杜绝形式主义拖累;第二,把青训补偿和联合机制补偿落到实处,让小俱乐部能通过卖人挣到钱,最好是卖一个人,就能解决半年的开支。

此外,如果有中小俱乐部,像保定容大那样,“一不小心”获得了升级,那应该让这些俱乐部在更高级别的联赛中获取经济利益,例如更高、更及时的分成。这样,他们在升级之后,也不用为了和当地政府虚无缥缈的利益交换、政策扶持而加大投入,平白增添经济压力。英冠俱乐部升级英超,对俱乐部的经济收入是一次大的振奋;而中乙俱乐部升级中甲,只是对原本寒酸的预算进行了更大幅度的超支。当然,有关分成的问题,或许只能等到职业联盟的成立,才能得到充分的解决。

上一篇:拉齐奥主席:如果以季后赛的形式决定意甲冠军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